欢迎光临去看看小说网,如果感觉不错,请+收藏本站,谢谢支持。

去看看手机站go

http://m.7kankan.net

文字设置

乡村小医仙 第159章 信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好家伙,其实何平倒没觉得丑,也不知道傅墨莲居然会如此介意,顿时有些惊慌失措起来,他可没有哄女孩子的经验啊。

    之后的傅墨莲手便紧紧地盖在自己的脖子上,不让旁人看到,甚至还直接冲回了自己的房间,在这热的五六月份里面裹了一条厚厚的围巾在脖子上,简直夸张。

    何平随后才走进去说道,“我等会儿就给你去磨一点药,敷一段时间就会恢复如初的。”    何平记得自己之前在某本医书上看见过这样的东西,脑海里也大概有些记忆,所以还是比较自信的一提,原来这疤痕能治好腹膜粘起来狠狠的松了一口气,可是戴在她脖子上的围巾依旧不舍得摘下来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行了,我说了会帮你治好的。你这个天气戴个围巾,不怕别人觉得你是神经病吗?”何平有些好笑,他知道女孩子爱美是天性,可没想到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除非它变得和以前一样,否则我是坚决不会取下来的。”傅墨莲依旧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就着究竟要不要戴围巾这个问题展开讨论的时候,何平发现门口好像有人在偷听?立马走过去把人拽出来,一看,居然是路楚!

    路楚被发现之后,一脸的惊慌,垂下头来,一言不发。    不过何平在看到是路楚之后,刚刚扬起的防备立马就解除了,顺手抓了一把他的头发,好心情的问道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感受着何平对自己散发出的善意,路楚抬头又低头,仿佛心里面在挣扎着,最后还是垂下了头,然后又用一种小到连自己都快听不见的声音,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不可以把我们路家的那三根金针借我?”

    虽然声音小的可怜,可是何平还是听得清清楚楚,虽然心里有些疑惑,但也没有过多的思考,便把那三根金针递到了路楚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可以的,本来就是你们路家的东西,你想要随时都可以拿回去。”    路楚突然一下眼眶就湿了,虽然是垂着头,也可以看到两颗泪珠,清晰的滴到了他的手上,何平装作没看到似的宽慰道,“好了,反正你现在都跟我们一起在铺子里生活,交到你手上也不会出什么岔子的,我相信你能保护好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那三根金针,路楚的脑海里,突然就浮现出了当时父亲交到自己手上时那悲壮决绝的模样,父亲说过。

    “人在针在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能让这针落入到歹人手中!”

    路楚的心里面开始了无止境的纠结,之后他在心里面做了一个决定,坚定的扬起头,又把那三根金针交到了何平手里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帮我保管吧,谢谢。”    何平有些疑惑,这孩子今天怎么怪怪的?不过到底没有多想,便先下楼帮傅墨莲配药了。

    找齐了要用到的东西之后,便直接扔给卢讯飞,让他去把药磨好,自己则是在一旁翻看师父之前的医书。

    “哎,你说路楚那小子,我都去他房间敲了好几次门了,愣是装作没听见似的,我告诉你,大哥,他肯定是想偷懒,这你可不能放任他继续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这卢讯飞手一忙起来,嘴也跟着闲不住,眼下就一个何平可以聊聊天,他绞尽脑汁的开始跟何平搭话,何平都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可是一讲到路楚的事儿的时候,何平突然就放下了手里的书,路楚今天确实是有些不对劲,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?    “好啊大哥,你小弟我为你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的,你都不对我抱有一点同情心,路楚那小子,居然让你这么看重?”

    卢讯飞装作受伤的模样看着何平,不过何平显然早就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戏精的日常,直接略过了他刚刚的提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,或者说有没有人来找过路楚?”

    看何平这一年认真的模样,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卢讯飞也不敢再装的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立马震慑起来,想了一会儿,他终于想出了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“好像早上的时候听见外面说友人的信道呢,是路楚出去接的,可是回来的时候我问他信在哪儿,他却说是送错了之后情绪就一直不太高涨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?”

    何平突然就明白过来了,路楚之前告诉过自己,他们全家都被杀了,怎么还会有人想着露出给他寄信呢?

    而且路楚在自己这里的事情又能有几个人知晓?还不就是之前来追杀他的那一拨人,难怪今天路楚从自己手里想要拿走金针,可是最后又还给了自己,他心里面也在犹豫纠结着吧?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抓住了他什么把柄,才让路楚如此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更让何平没想到的是,一次教训还不够,他们居然还想着卷土重来,想要从路楚这里拿到那几根金针。

    何平不耽搁的就往路楚的房间走去,这种事情要尽早说开,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才行,这么小一个孩子让他独自承受,这些也太过残忍了一点。

    何平在外面敲了一会儿门,由于他现在灵敏的听力,他听见了房门里面传来的似有若无的抽噎声,这孩子在心里面攒了太多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路楚还以为又是卢俊飞上来找自己,便没有开门,直到何平出声,“路楚,把门给我开开,我找你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路楚立马跳下床去给何平开门,然后一直躲避着不跟何平直视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眼睛已经被哭肿了,要是被何平看见,肯定很容易就能发现自己的情绪不对劲。

    不过何平却是霸道的掰过路楚的脸,一眼就看清了路楚右脸颊上,还没有擦干净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事情我已经大概知道了,是因为早上的那封信吧,信里面到底说了什么让你这么害怕?这么多年你都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那三根金针,如今却因为一封信,你就犹豫了?”

    心事被戳穿,路楚顿时有些慌张,想要避开这个话题……
IM体育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